当前位置:首页 > 图说天下 > 军史纵横 > 正文

古代用女人裸露下体破敌的荒唐战术
栏目分类:军史纵横   发布日期:2015-01-08   来源:   浏览次数:

中国是一个有着数千年封建历史传统的东方国家,遗留下来的精神和物质遗产既有精华又有糟粕。比如其中一

  中国是一个有着数千年封建历史传统的东方国家,遗留下来的精神和物质遗产既有精华又有糟粕。比如其中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,就是以男人为中心,三纲五常、三从四德,重男轻女、歧视妇女,女人的身体和用品都是既讳莫如深,而又“肮脏”、“不洁”的东西,特别是牵涉到性器官,牵涉到女性生理,牵涉到大小便等方面的内容,那更是最“龌龊不堪”的了,比如下体(即私处、阴部),比如月经带(我们老家过去叫“骑马布”),比如马桶、溺器、夜壶,比如出卖肉体、供男人纵欲的妓女等等。直到今天,一些没有教养和修养、粗俗暴戾的国人的骂人脏话里,也基本上离不开这个范畴。


  我有时候真不明白我们这个民族,为什么越是重要的东西,却越是作践它呢?比如我们很看重金钱,这也很正常嘛,因为钱确实非常重要,而且是我们辛辛苦苦挣来的,可是我们又并不爱惜钞票,随便乱扔乱揉,弄得脏兮兮、皱巴巴的,还撕扯得这里烂一块、哪里缺一角的;对女人的身体(尤其性器官)也是如此,一方面离不开它、很迷恋它,另一方面又把它看得非常脏、用非常难听的词玷污、谩骂它。这究竟是为什么?难道也属于民族劣根性之一种?

  正因为这种对女人的歧视、欺凌与侮辱,所以在中国古代,漫长的岁月里,历来打仗作战、生死搏斗的战场上,竟有用女人裸露的下体、大小便的马桶或溺器等东西来破敌迎击的稀奇古怪的“战术”。(而且自古以来,凡是铸剑、铸钟、炼丹等庄严场合,亦都不许女人在场。)现在回忆起来,这些做法实在是让人觉得愚昧、荒唐、可笑。



  我最早知道这些,那还是在鲁迅先生的《阿长与山海经》一文中。先生回忆了小时家中女佣阿长的故事,阿长对他说,长毛(本文中泛指当时的各种强盗土匪义军)占城时“我们也要被掳去。城外有兵来攻的时候,长毛就叫我们脱下裤子,一排一排地站在城墙上,外面的大炮就放不出来;再要放,就炸了”!此事使年幼的鲁迅对她产生了空前的敬意,因为“这实在是出于我意想之外的,不能不惊异”,“不料她还有这样伟大的神力。从此对于她就有了特别的敬意,似乎实在深不可测”。
  前两天又读到学者雷颐的一篇文章,其中提及,据李化龙编撰的《平播全书》记载,明朝后期万历年间,四川播州土司杨应龙造反,巡抚李化龙奉命征剿。当他用火炮轰击敌阵时,杨应龙令数百裸体女人排立于高处,手拿箕器,“向我兵扇簸,而贼锋厉,我兵即以狗血泼之”。在他的记载中,此法似是普遍,因“贼凡遇我兵放铳,即令妇人脱去中衣,向我兵以箕扇之”,果然“炮不得中”。他找到的破解之法是“军中即斩黑狗血洒之,法立破”。
  我特意查了一下资料,类似现象在历史上太多太多了。据明末思想家、哲学家方以智的《物理小识》记述,崇祯八年(1635),农民起义领袖张献忠在围攻安徽桐城时,守城官军在城上架炮,张献忠逼迫女人“裸阴向城”,城上火炮顿哑,但官军立即“泼狗血、烧羊角以解之,炮竟发矣”。另据《流寇志》记载,张献忠在围攻安徽滁州时,也将许多女人斩首,裸体倒埋坑中,使其阴部露出向城,结果城上大炮不是一放即裂就是哑不能放。守城官军立取民间粪器挂在墙头,于是“炮皆发”、“贼大创”。后来“闯王”李自成在进攻河南开封时,亦以“阴门阵”攻之,守城官军则以僧人裸体站在城墙上破之。

相关推荐

社会

历史

世界

奇闻

聚影视界所有资源来源于互联网,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侵权问题敬请告知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本站图片资源如果没有特殊声明,一律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和盗用。
网站地图 | www.immbbs.com | Copyright @ 2015-2020 聚影视界 版权所有 | LINK:xjjiushi@gmail.com | 晋ICP备16001948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