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图说天下 > 军史纵横 > 正文

妓女解放史:女党员在八大胡同的那些事
栏目分类:军史纵横   发布日期:2015-02-26   来源:   浏览次数:

“之前妓院的领家、老板造谣说,共产党要把她们送到东北去配煤黑子,共产党要共产共妻,一个

“之前妓院的领家、老板造谣说,共产党要把她们送到东北去配煤黑子,共产党要共产共妻,一个人配十个伤兵等等,所以她们很害怕,不知道把她们集中起来干什么,”张洁珣说,“当时每个所里有一个排的解放军战士,是为了保护她们,以免从前的地痞流氓再来骚扰她们,但她们以为是来看押她们的,所以第一天反抗情绪特别激烈。”


到中午吃饭的时候,裴棣负责的二所又出了状况。就在工作人员去打饭时,一名妓女突然对着站岗的战士敞开上衣,战士当即背过身去。半裸的妓女喊:姐妹们快跑,解放军不敢向我们开枪!裴棣和教管员们见势不好,拔腿往大门口冲,站岗的战士也回过神来,但仍挡不住妓女们疯狂的外涌。


裴棣情急之中大喊:你们就是跑出去,也会给送回来!散居在外面的暗娼,今天也要被送回来,你们能跑到哪儿去呢?


后来裴棣知道,当时有妓女曾出主意想掐死工作人员再各奔东西。


“当时给她们讲政府的政策,为什么封闭妓院,共产党领导的政府是人民大众的政府等,但她们根本不懂,也听不进去。后来吃了点东西,稍微休息休息,我们就去各个屋里看她们,跟她们聊聊,安抚情绪。”市妇联主任助理、时任一所副所长陈心濂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回忆。

除了妓女的情绪,站岗的解放军战士的情绪也需安抚。据柯岩后来回忆,每次所里开会,解放军战士都哭,因为许多妓女佯装不小心,往他们身上泼脏水,然后凑过去摸他们的脚。


连管教干部都用不上的盘尼西林


“现在回想起来,对她们最有效的安抚,是归还了她们的个人财物。”如今已80有余的裴棣家住南城,身体很好,每天早晨仍保持游泳的习惯。


查封妓院时,所有人都不能将财物带出。有领家、老板企图通过妓院里的茶房把妓女们值钱的首饰送出院外,都被一一拦下,查清主人,加以封存。


“她们都有些私房钱、首饰,一律贴上封条,原封不动。过了几天,情绪安抚下来,就有人问:东西还有没有?我们就组织她们回去拿自己的东西,”裴棣说,“看得出她们很高兴。”


一些领家、老板的财物,被没收用来接济妓女。


妓女家里有老母亲、孩子没人管的,都接过来一起住。


“有些小商贩来卖东西,也允许她们拿自己的钱去买。”陈心濂回忆。除了不能走出院子,妓女们在教养院没有受到任何约束,她们穿自己妖冶的旗袍、化浓妆、留飞机头、给老相好写信,都没人干涉。


除此之外,北京市政府还组织了北大医学院、性病防治所等单位给妓女们治病。经检查,1316名学员(包括后来收容的暗娼)中,有95%以上的人患有性病,还有人患有梅毒、淋病、第四性病等多种性病,连9岁的小孩都患有性病。

“政府从国外进口了13000余针盘尼西林给她们治病,总共拿出1亿多元(折合12万斤小米)。其实当时国家财政还很困难,干部当时都是供给制,没有工资,女同志每人每月才有五角钱的卫生费。”张洁珣说,“病情较轻的,就在院内治疗,病情严重的,就送到医院治疗,反正一定要治好为止。”


在裴棣所在的二所,年轻的孟睿半年后离开教养院时,发现自己患上了结核性脑膜炎,后来去世。葛翠琳也得了结核病。“极有可能就是在教养院被传染的,但后来她们去看病,也没用过盘尼西林这么好的药。那批药就是专门给妓女治病用的,用完就完了。”裴棣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
尽管情绪渐渐安定下来,许多工作着手起来仍困难重重。柯岩到教养院不久,接到了给妓女们建立档案的任务,要弄清她们的真实姓名、年龄、何方人氏、家庭出身等。谈话常常这样开始:


“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呢?”


“哎,同志,你不懂,自古红颜多薄命,我不是长得俊么……”


妓女们多半称自己为大家闺秀,和某公子私定终身,不幸遇上了薄情郎,被卖身为妓。但年轻的柯岩抹着眼泪递上去的材料,大姐们随手翻翻就说:假话,明天重说。


鈭碘埖第二天,柯岩不好意思地试

社会

历史

世界

奇闻

聚影视界所有资源来源于互联网,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侵权问题敬请告知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本站图片资源如果没有特殊声明,一律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和盗用。
网站地图 | 聚影视界 | Copyright @ 2015-2018 聚影视界 版权所有 | LINK:xjjiushi@gmail.com | 晋ICP备16001948号-1 | 聚影视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