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图说天下 > 军史纵横 > 正文

八国联军进攻北京 攻击时疑使用了毒气弹
栏目分类:军史纵横   发布日期:2015-05-11   来源:   浏览次数:

炮弹响后,绿烟刮来,中者即死,奇怪的是,死者身无伤痕。那么,是什么炮弹如此厉害?曾有史料记载,八

  炮弹响后,绿烟刮来,中者即死,奇怪的是,死者身无伤痕。那么,是什么炮弹如此厉害?曾有史料记载,八国联军进攻天津时使用了毒气弹,而且这一时间要早于第一次世界大战。事实是否如此,查史料,访专家,反复求证,终于破解了这个未解之谜———


  联军确实用了毒气弹


  疑问1死者为何全身土黄?


  在八国联军进攻天津时,天津军民死伤惨重,而天津军民死伤的形状也颇为奇特。本报记者查阅史料后发现,关于这些惨状的现象有以下3种:



  《西巡回銮始末记》中曾有详细描述:“城内惟死人满地,房屋无存。且因洋兵开放列低炮之故,各尸倒地者身无伤痕居多。盖因列低炮系毒药掺配而成,炮弹落地,即有绿气冒出,钻入鼻窍内者,即不自知殒命,甚至城破3点钟后,洋兵犹见有华兵若干,擎枪倚墙,怒目而立,一若将欲开放者,然及逼近视之,始知已中炮气而毙,只以其身倚戗在墙,故未仆地。列低炮之惨毒有如此者……”


  1900年7月11日,联军扎在陈家沟和小树林一带的武卫左军大营发射。几发毒弹飞来,清朝军队还按以往躲炮弹的办法,藏在掩体后面。但是,毒弹爆裂,绿烟弥漫,不论房前房后、屋里屋外,闻者即死。天津河东一带是贫民聚居地,陈家沟又是一个大村,灾难从天而降,无法防御,数千百姓立时死亡。一户人家,老少五口正围坐在炕头吃早饭,绿烟刮来,全家遇难。



  当时的英租界工部局秘书长马克里希在《天津租界被围记》中还记载:“4英寸大炮共打了270发,大致说来有一半是苦味火药炮弹……在南非战斗过的同一组,使用同一门大炮一天才打260发炮弹……许多中国兵尸体呈现出土黄色,这是三硝基酚火药所致。”


  是什么样的炮弹落地后会有绿气冒出?又是什么样的绿气能够使人闻着即死?为什么尸体呈现土黄色?这种种奇怪的现象描述,很容易使人联想到:死者是中毒而死。难道八国联军真的使用了毒气弹?


  疑问2英军拉来毒气炮?


  1900年春季,义和团以“扶清灭洋”为口号,围攻在京驻华使馆。6月10日,英国海军中将西摩尔率联军2000多人赴北京救援,途经廊坊,受重创,伤亡惨重。为“制裁中国”,将在南非战场上使用的“列低炮”运往天津战场。7月10日,英舰“阿尔及灵”号运载着两门列低炮抵津。



  这种“列低炮”威力如何?真的能够帮助联军缓解困境吗?英军为什么千里迢迢从南非把这种炮运到天津呢?据天津市政协文史委专职副主任方兆麟介绍,清代的《西巡回銮始末记》曾有这样的记录:“(农历六月)十四日(1900年7月10日),各国领带函致裕制台云:如再以大炮向租界开放,必亦当以大炮轰击津城……是日下午又有从英国运到之大炮二尊,其名为列低炮,盖即绿气炮也,又名毒气炮。其烈无比……一闻其气,无不立毙,为万国公法所不许,平时不得轻用。故此炮台自制就以来,只非洲曾用过一次”。当时的联军谍报部情报官宝复礼《津京随军记》一文中也曾提到:“那就是那些在南非用过的大炮,当他们到达时,上面标着‘从莱底斯直运天津’的字样”。


  经过多方考证,方兆麟发现,这种列低炮炮弹炸处,绿烟四散,百码(1码=0.9144米)之内,人畜闻之即死。因为它屠杀人类非常残忍,故为“万国公法”所不许,各国弭兵会上也决定“战争中不得使用此炮”。



  综合各方面的记载来看,不能不让人得出这样的结论:英军从南非战场直接到家到天津的“列低炮”就是毒气炮!


  记者随后又查阅了世界史的相关资料,“英布战争”中,在南非东部的莱底斯战场上,英军就是使用这种炮毒死了很多士兵,加速了战争的胜利。据此推测,毒气弹首次使用是在南非,而不是以前所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。


  疑问3是“绿气”还是“氯气”?


  “绿气”、“氯气”,这两种称呼音同字不同,联军炮弹冒出的这种“绿气”会不会就是“氯气”呢?为了解决这个疑问,本报记者采访了南开大学化学学院副院长程鹏教授。



程鹏告诉记者,氯是

社会

历史

世界

奇闻

聚影视界所有资源来源于互联网,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侵权问题敬请告知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本站图片资源如果没有特殊声明,一律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和盗用。
网站地图 | 聚影视界 | Copyright @ 2015-2018 聚影视界 版权所有 | LINK:xjjiushi@gmail.com | 晋ICP备16001948号-1 | 聚影视界